论爱好,张朝阳李彦宏还得服马云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一(手机广告位)

上周日,两位大佬不约而同地展现了自己的另一面:

以跑步、瑜伽、登山三大爱好著称的张朝阳,用不太标准的蛙泳完成了赛程 10 公里的首个海上马拉松。当俗人们还在晒着马拉松中签消息时, 53 岁的张朝阳选择了另一条赛道刷存在感。

同天,李彦宏抱着吉他现身百度Summer Party,为登台演出的女儿Brenda 伴奏,一改以往只爱摆弄花草的老干部形象。

照片和视频很快传遍了互联网圈。一个活力,一个温情,都足以让外人暂时放下对这两家公司的审视。

要说这些年,互联网公司用大佬爱好刷屏的玩法已成家常便饭。但论起开山鼻祖,还得是杭州的马老师。

故事要从 17 年前说起。

这年七月,迷弟马云在香港“庸记酒家”见到了偶像金庸,原定谈 1 个小时,马云刹不住车,忽悠了整整 3 个小时,最后得到金庸手书“神交已久,一见如故”,赠号“马天行”。

迷弟马满载而归。

回杭州后,他在龙井山上喝茶时突发奇想:在西湖边办场生日会,请几个朋友过来轻松下,再请来金庸,给大伙书上签名,就是IT界的“把酒论英雄”了。

迷弟马的生日在秋天,正是西子湖畔景致美丽动人的时候,金庸痛快答应了。

剩下的英雄就好说了。

丁磊和张朝阳爽快应下,新浪王志东本想在临行前爽约,架不住马云赶到北京面谈 2 小时,最后也应邀了。

于是, 2000 年 9 月 10 日,第一场“西湖论剑”如期举行,金庸主持,张朝阳、王志东、丁磊、王峻涛和马云聊起了互联网的未来。

马云张罗的“西湖论剑”办了六场,打着“江湖会友”的旗号,马云的朋友圈越来越热闹,到第五届,前美国总统比尔·克林顿来了,雅虎杨致远来了,到第六届,施瓦辛格、时任EBAY CEO 约翰·多纳霍也来了——迷弟马越发长袖善舞。

把“金庸迷弟”这个标签做到无人不知,互联网圈里大概也只有马云了。

他把爱好变成了商业基因和招牌。

比如回忆创业初心时,马云会说:

“我们 18 个阿里巴巴的创始人,十六七个都对金庸小说特别喜欢,金庸的小说充满想象力,充满浪漫主义和侠义精神。尤其是侠义精神,替天行道,铲平人间不平之事。”

还有众所周知的,阿里入职员工都有花名,多来自武侠小说,比如马云叫“风清扬”——因为他是一个好老师。

办公区取名也是同样风格:光明顶、桃花岛、达摩院、聚贤庄、侠客岛等。

而阿里巴巴的价值体系,先后被命名为“独孤九剑”和“六脉神剑”——在《笑傲江湖》里,孤独九剑是风清扬的独门秘诀,遇到令狐冲后才传授出去。

金庸 92 岁生日时,淘宝众筹公布了一段马云录制的祝寿视频。迷弟马真挚建议:男人一定要看金庸小说。

信金庸,成马云。

张朝阳和丁磊都是西湖论剑的常客。

他们在 2000 年的西湖边结下友谊。他们的友谊可能最初是在餐桌上结下的——马云当时准备了 75 只硕大湖蟹接风,西北汉张朝阳搞不定,一旁的丁磊看不下去,边吃边教。

此后,他们又共同参加了 2001 年、 2005 年的“西湖论剑”。有意思的是,两人如同买一赠一,要么共同出席,要么共同缺席。

但从爱好来看,这两人一点都不像。

说起丁磊的爱好,吃瓜群众的第一反应可能是养猪;稍微熟悉网易历史的人会答“省钱”。

据悉,网易副总裁柳晓刚第一次见到丁磊被拉去洗脚,一度担心得自己买单。后来两人去喝茶,丁磊嫌茶水太淡,要求多泡一份,被服务员告知要收两份差钱,气得丁磊一下就炸了:“凭什么?”

而丁磊的最大爱好其实是自驾,不过他很少跟圈里人同行,也极少在公开场合提及细节。对于这位注重生活品质的浙江商人,爱好是隐私。

相比之下,张朝阳就是丁磊的另一个极端。

在相声界,于谦“抽烟、喝酒、烫头”三大爱好无人不知,在互联网圈,张朝阳的“登山、瑜伽、跑步”也无人不晓。

不同于马云把爱好变成公司底色,张朝阳的部分爱好,更像是动用公司资源宣传个人魅力,尽管在某种程度上,这确实为搜狐和他本人带来了关注度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鸣人SEO » 论爱好,张朝阳李彦宏还得服马云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二(手机广告位)
赞 ()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三(手机广告位)

相关推荐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四(手机广告位)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内容页广告位五(手机广告位)

评论

官方赌博网平台